RK800

【灭霸铁】食之味髓-4(NC-17)

👌满脑子黄色废料
👌拒绝ky,此文十分重口接受不能者请自行退出。
👌ooc概不负责

https://m.weibo.cn/5654106674/4249855968678912
老规矩,不蓝走评论。

【灭霸铁】食之味髓-3(NC-17)

👌依旧是一大堆黄色废料
👌私设一堆
👌看好cp再点进来拒绝ky
👌受不了,ooc一概不负责。

这章是穿.环,粗鄙♂之语。

再说一遍拒绝ky.

https://m.weibo.cn/5654106674/4249535330507146

老规矩微博图链,不蓝走评论。

只是想问问大家想看什么肉梗。

【灭霸铁】食之味髓-2(NC-17)

👌依旧是一大堆黄色废料
👌私设一堆
👌看好cp再点进来拒绝ky

这章有penilingus情节。

https://m.weibo.cn/5654106674/4248724794325656

老规矩微博图片,不蓝放评论了。

【灭霸铁】食之味髓-1(NC-17)

👌一些黄色废料脑洞。
👌ooc严重
👌不能接受就别看,拒绝ky.
👌脑洞翻空间前一条。

辣鸡石墨,明明没有那么黄暴还老被和谐。

走微博长图吧。

这章是铁罐和灭霸的first♂time

https://m.weibo.cn/5654106674/4248071258568299

重新翻了一下未来之战的CG。
紫薯真心对铁罐挺温柔的,脑补了下被心灵宝石控制的忠诚铁罐(对不起),觉得是在太辣了。这个车脑补到根本停不下来,想疯狂输出产粮。

【华福】罂粟花。

#七天,日记体。
#第一人称视角,极度ooc
#花吐症预警。

1884.12.9.

        一早起来就觉得喉咙痛,忍不住想咳嗽。华生还在睡觉,我抓起衣架上挂着的大衣,不顾外面十分寒冷甚至下着雪,跌跌撞撞冲出去。咳嗽时用手尽力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我缓了会儿,觉得没那么难受了就打算上楼做早餐。但我的余光看到了我手掌中的东西——红色的花瓣。

        有些疑惑的抓起它凑近闻了闻,觉得味道有些熟悉,我反应过来,这花瓣是罂粟。可是罂粟怎么会出现在下着大雪的伦敦?只能一边有些疑惑的把它揣在口袋里一边踩着木质楼梯上了楼,对着里面大喊一声叫华生起床。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伦敦的乌烟瘴气使自己患了什么怪病。雷斯垂德今天让我们去帮忙侦破一个案子,一路上马车颠簸的我更想咳嗽了。我忍不住小声咳了两下,果不其然,摊开掌心又是两片花瓣。

        华生应该是看见了我有些奇怪的表情,就开口问道:“福尔摩斯你怎么了?感冒了?”现在没什么资料或者病例可以解释我的怪病,为了不让他担心,我摇摇头,悄悄把花瓣放到一只空信封里——同昨天的一起。我试图知道我究竟能拼出多少只完整罂粟花。



1884.12.10

        我意识到病情已经开始加重了,经常时不时就咳嗽记下。华生和哈德森太太似乎认为这是重感冒,甚至为我拿了一些药过来,我有吃过一些,结果显然无济于事。

        我打开那个信封,照理来说这么长时间,花瓣应该已经缺水枯萎了,但显然里面装着的东西除了被我一直塞在风衣口袋里有些压扁的痕迹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

        当我看着这一把罂粟花瓣的时候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和门口传来的老旧木板发出的“嘎吱——”声。华生来了,我胡乱把东西装好丢到装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抽屉里,最好别让他发现这些。

        今天晚上迈克罗夫特喊我还有华生去皇家餐厅吃了饭,我却该死的一点食欲也没有,只吃了几片蔬菜沙拉和小半杯红酒就开始剧烈咳嗽。我发出的声响打断了角落里乐队演奏发出的弦乐声,只能略抱歉的看着那些转头来的人,扭过头皱着眉头咳嗽。

        当我意识到这次病发尤为剧烈的时候我快速起身,抓起桌上的餐巾捂住了嘴,好不容易在不断的咳嗽声钟对对面两人说出一句“抱歉”就快速跑了出去。

        我到了餐厅门口,接着招牌灯的灯光看着手中的餐巾——已经有着几片花瓣,中间还夹杂着血丝。

1884.12.11

        发现自己得了这种病发频率会越加频繁的怪病的第三天。我没感觉在吞咽东西或者进食时在咽喉部分感到任何不适,拿着灯往喉咙里照也看不见任何东西,按照这个咳嗽的严重程度来看,怕是没一个月,肺就要被我咳出来了。

        看着那薄薄信封已经快装不下鲜艳的花瓣了,我只好把它们都用一块帕子包着。是的,我今天中午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居然咳出了完整的一朵花……我该如何是好?看着华生他们天天为我操劳担心,甚至连雷斯垂德都拿来了慰问品,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下午我在房间里烦躁的拉了两个小时小提琴,终于意识到无论注射可卡因溶液还是拉琴,平视所有的方法都已经派不上用处了。瞧瞧,伟大的歇洛克·福尔摩斯要败给这些花了。

        我抓起衣服,正准备穿过小巷,去集上买一些水果给哈德森太太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吉普赛女郎。

       她依旧带着滑稽的大戒指,叼着比我那个还夸张的烟斗,瞪大着眼睛看着我。然后抓起我的手,在我掌心比划。我早见识过她的本领,所以就随她去了。结果,她说出了让我呆住的话。
“福尔摩斯先生,你一定是患了严重的吐花症。 ”

        我所学过的任何知识都没有告诉我有过这个病症,我呆呆的看着她,刚想问她怎么治疗的时候她继续开口了:“只有暗恋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极少数痴情者患上这种古老的疾病,只需互相坦白心意,诅咒就会自动解除。”她抬头看着我,然后指着我掌心中央的纹路,说到:“我还是看见了两个男人…不是兄弟,但情谊胜过亲人。”

        此刻我的脑内却再也没法清晰起来,满脑子想得就是那个男人,华生。

1884.12.12

        我还没从那吉普赛女人的话语中缓过神来,今天就被华生叫过去“谈心”了。很显然,他不仅从我前些天没洗的衣服里找出了那块带血的帕子,还偷看了我前三天的日记。

        回头想想,那个吉普赛女人让我对他坦白心意?坦白什么?对一个结过婚的男人说“我喜欢他。”?要是我真的那么做了真怕是咳坏了脑子。

        他似乎没搞明白我写的东西是什么意思,甚至把他预约的客人和我的委托都延后了。是不是怀疑我得了肺结核?

        我原本想去再找那个吉普赛女人,在逛了一圈之后取没寻着她,老天……我发现我的食欲更差了,华生煲了粥给我喝,也只能喝一点点 ……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我咳得越来越厉害,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让华生进来,咳血的情况越发严重了,要是不坦白我三天后就会死去,我该怎么办?

1884.12.13

        真是可悲。伟大的福尔摩斯要在三十岁的那年英年早逝了。我今天一整天要么躺在床上,要么窝在华生平常看报纸的那个沙发里,看着天花板发呆。我唯一锁上的那个抽屉里已经放了快小半个抽屉的花。

        咽喉连带着肺部,甚至连呼吸都会连带着撕心裂肺的疼痛,我甚至连小声的痛吟都没有发出,昏昏沉沉的过了一整天。无力的把钢笔搁在书桌边,任随着笔尖在略发黄的纸张上留下墨迹。我第一次感到这样的无力感。

        “华生……”

1884.12.14
 
        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花田,远处的别墅,穿着米色风衣的人影。直到我被哈德森太太晃醒,窗外的阳光已经改变了个朝向。已经是下午了,我睡了很长时间了,感觉无力感已经从脚尖逐渐向上蔓延,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那一脸交集的妇人卡了口。

        “哈德森太太,帮我叫一下,华生。”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宛如几十年没上过油的老旧齿轮被重新被迫转动发出的刺耳声音一样难听,沙哑的根本令人无法置信自己的嗓音在前不久还被一些女生夸奖过。在想着那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华生已经带着一身风尘来到我床边了。

        他在问我找他做什么,我支支吾吾硬是耗了十多分钟,本以为他会像平常一样不耐烦的拍我一下然后走开,但意料之外的是他还是在床边看着我。我无奈的看着他,叹了口气再开口。“华生,你应该已经知道这一切了……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对你……咳咳咳!”我又开始剧烈咳嗽,捂住嘴,抬眸看了那人一眼,摊开手掌。

          红色的,完整的花朵。我把花塞到他的口袋里,灌了口水稍微缓了缓,继续开口。“我喜欢你,华生。”他微微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似的轻轻笑了下,把我搂在怀里轻轻拍拍我的背说到:“你就是为了这件事犹豫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蠢到丢了小命,福尔摩斯。嗯……我也喜欢你。”

        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感受,欣喜,伴随着病痛的逐渐消失,我猛地抬头望着他,那栗色眼眸里映着自己的倒影,两个人拥吻在一起。

1884.12.15
          今天已经可以和之前一样的自由活动了,也没有继续在咳嗽,我惊讶的发现,之前的花瓣全部都在一夜之间凋零,我把它们装在一个小铁盒子里,埋入土中。不知道为什么,华生似乎多了一项爱好,就是种花——尤其是红色的花。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我拥有了我奢望的生活,还有我的爱人。

同人:我们出初吻的本子吧
官方:我们亲过了。
同人:我们出求婚的梗吧
官方:已经求婚了。
同人:啊啊真是受够了!我出他们结婚的本子!这回你做不到了吧!
官方:我们做到了!
同人:……


很强势。